配角
A+ A-
A+ A-

送走了自己最后一批客户,苏南高兴地转身看向沈煜朗,不等他开口说话,手腕猛地被攥住。

“谁让你跑出来的?不是告诉过你,不要一个人乱走的吗?”

几近质问的语气让苏南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眉眼阴沉的男人,眸中似燃烧着幽暗怒火。片刻怔愣后,苏南似想通男人生气的原因,他笑了笑,贴近些许,放软了声音,另一只手去拉男人的手。

“煜朗,是我不对,不该出来没跟你找声招呼。我只想着来这里替人画几幅画,很快就会回去的。”他说着,露出不好意思微带羞涩的笑容。

原本是打算最多画两三幅就回去的,没想到生意太好,前一个刚走,下一个就已经坐在小马扎上,让他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而且,不可否认的是,他很喜欢这样的氛围,不同于关在画室里一个人作画,多了些人间繁华烟火气,画着画着,不自觉就沉迷了。

苏南跟沈煜朗打商量,“我喜欢在这里画画,以后每天都来画两个小时好不好?”看眼前的男人眉目未舒展开,一脸不快地盯着他,明显还没有消气的样子。苏南拉着他的手晃了晃,眼中露出恳求。

“那我每个周末来也可以,反正你周末也在公司加班,我一个人在家画是画,出来给人画也是画啊。好不好嘛,煜朗?”

沈煜朗被苏南摇得脸色放缓了几分,苏南心中一喜,正要趁热打铁,哪知下一瞬沈煜朗脸色又是一沉,声音冷硬地吐出两个字。

“不行。”

苏南脸色一垮,面上不自觉泛起委屈,却没有再恳求下去。因为按照以为的经验来说,当沈煜朗说“不”的时候,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改变不了他的决定。

——而沈煜朗,很不喜欢自己单独外出。

回去的车里,苏南闷闷的不说话,气氛有些僵。他虽然不至于生沈煜朗的气,可想到不能再到公园里来画画,心里总归有些失落,还有一丝不知名的,他自己也分辨不出的情绪。

一直回到家,沈煜朗也没有松口,苏南感到失望,转身想把画具放回到画室。刚走了一步,胳膊被拉住,沈煜朗将他转过来面对自己。

“生气了?”

经过一路沉淀,似乎沈煜朗的气都消了,一脸温柔地垂眸望着苏南。

沈煜朗不是多情的长相,薄唇丹凤,不笑的时候能让公司一众经理主管不敢大声喘气;即便笑起来,唇角微勾,尤带两分冷意——偏偏就是挡不住飞蛾扑火的桃花,情人如衣,常换常新,身边的小情儿就没断过。

还是跟苏南在一起后才好了些。

当他愿意敛去浑身尖刺和冷意,对一个人展露温柔的时候,却没有人能够逃过——至少,苏南是不能的。

苏南低着头没敢看他,耳垂微微发红,“没有生气。”

沈煜朗轻叹一口气,手掌捧住苏南脸蛋,将他脸抬起来与自己对视,“不是不让你出去画画,只是你一个人我实在不放心,我工作忙没办法经常陪在你身边,可是只要知道你是在家,我心里总是踏实的。而如果你自己一个人去了我不知道的地方,我会担心的,你知道吗?”

温柔带有磁性的嗓音,奇异地抚平了苏南内心的焦躁,一颗心熨贴极了,继而生出丝丝内疚。

“对不起。”苏南低着头道歉,这次真心多了,嗓音的歉疚一听就能听出来。

沈煜朗每天工作那么忙,自己不仅什么忙都帮不上,还让他操心,实在太不应该了。

苏南环抱住沈煜朗的腰,仰头望着他,声音又软又乖,“煜朗,是我不懂事,我以后一定乖乖听你的话。”

沈煜朗定定地看着他,眸色深深,脸上慢慢露出笑容。他抬手在苏南脑袋抚摸几下,接着往自己怀里一扣,将苏南的脑袋摁在自己胸膛,声音低哑地道:“嗯,你乖乖听话就好。”

苏南双手搂抱住男人结实的腰身,头埋在他胸口,鼻腔里满是熟悉的气息,感觉到甜蜜而满足。

——他没有看到,搂着自己的沈煜朗,脸上的笑容消褪地一干二净,眼眸幽深,神色莫名。

晚上的时候,两人在床上抵死缠绵。

苏南被沈煜朗禁锢住四肢,紧扣在怀里疯狂索求。他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状态的沈煜朗了,仿佛回到两人刚确立关系的时候,沈煜朗对他疯狂而炽烈,像一头永不知餍足的狮子,将好不容易捕到的猎物折骨入腹。

苏南很快受不了,他以为沈煜朗还在为白天的事情生气,以此惩罚他。

“煜……煜朗,我错了……”

“哪里错?”相比起苏南仿佛一掐就断的柔弱,男人面容冷峻的反而像是在谈判桌上进行最关键的利益争夺。

苏南的思绪被冲撞得七零八落,眼神都有些涣散。

——哪里错?是说他哪里做错了吗?

想不明白的苏南,抬起两条酸软的胳膊勾住男人的脖子,他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循着本能想要去讨好这个男人。

讨得他心里欢喜了,或许就会放过自己了吧。

然而并未做过类似事情的苏南,没有任何可供借鉴的经验,他只是凭着心底的一丝本能,压下男人的头,将自己的唇送了上去。

在两唇相贴之际,男人忽然错开来,滚烫的吻落在男人耳际。只是苏南毫无所觉,依旧带着泣音低声喃喃哀求着。

男人猛地停下所有动作,附在苏南耳边,声低不可闻。

“你没有错。”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