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白月光先婚后爱了 隐情
A+ A-
A+ A-

之后就是夜宵时间

夜宵是西式的,红酒煎小羊排,配一点脆嫩的芦笋,另外有一盘鲜烤大虾,加上一味牛奶南瓜蘑菇浓汤。最旁边还放着一碗杏仁酪。

杏仁酪是苏庭小时候喜欢吃的。

因着暑热的缘故,原耀倒是不怎么饿,稍微切了一小块羊排,不动声色地吃完,就拿端起了杏仁酪的小碗,拿着银匙,有一下没一下地舀着吃。

如果是他没毕业之前,自己吃饱了肯定早就找机会偷溜下桌了,但现在原耀早就被社会磨平了棱角,倒也比以前知冷知热了些,即便是随性的动作,也都透着一丝礼数中的优雅。

苏庭这会吃着羊排,看原耀托着手腕,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小瓷碗的样子,从容中莫名透出一丝慵懒和骄纵来,倒是又有点以前那个少年的模样了。

要知道以前的原耀可是能因为酒店的饭菜不和口味就一整天赌气不出门的人。

现在好多了,但看上去内里的秉性还是在。

苏庭自己都没发觉,在想起这些小细节的时候,他一向淡漠的脸上爬上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只不过这会苏庭看着原耀在他面前这般随性的模样,他又想起一件事,眉头就微不可闻地皱了皱。

而原耀这会吃了两勺杏仁酪,觉得杏仁的味道始终吃不惯,就索性放了碗,不吃了。

而这时苏庭看到原耀这个动作,才陡然惊觉刚才两人一直都没有交谈,而这时他抿了抿唇,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你——”

“我先给——”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也是同时愣住。

最终苏庭哑然道:“你先说。”

原耀也不客气,笑了一笑道:“我想说,我先去给你调洗澡水吧,你习惯什么温度?”

苏庭愣了,沉吟片刻,他道:“现在不都是恒温系统么?”

原耀失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前两天家里系统做全面维护,单独这个出了点小问题,正在给厂家报修,怕你用的时候不小心被烫到。”

苏庭眉头微微一皱,末了又舒展开眉心,道:“没关系,我自己一会调就好。”

原耀听了,微微笑笑,也没强求,只不过这会他眨眨眼,又好奇道:“你刚才要对我说什么?”

苏庭沉默了两秒,最终还是婉言道:“我是想说,这几天跟你一起住,你男友可能会介意。需不需要我搬出去?”

“男友?”原耀露出几分莫名其妙的表情,随后他看着苏庭微微皱眉的神色,又是恍然一笑。

“我都忘了你是做什么的了。”

苏庭在国外的研究所,就是专门负责各类新型抑制剂的研发。

而刚刚苏庭也确实是因为原耀身上的味道几乎干净到没有,又觉得原耀年龄已经到了发情期,所以才先入为主,认为原耀是交了男友的。

这会看着原耀笑得狡黠,苏庭反而有些无奈:“你没有交男友?”

原耀抿了抿杯口,淡笑着点了点头:“我是之前去国外打了那个推迟发情期的长效抑制剂,所以现在看起来还好,没有什么发情的迹象,让你误会了还真是意外啊。”

“长效抑制剂?”苏庭好看的眉头顿时皱起,但片刻之后他又遮掩一般的低头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红酒。

“是啊,你不是应该比我清楚么?”

苏庭默然片刻,道:“是,不过那个是跟我们竞争的研究所开发的。”

原耀愣了愣,又笑了:“这样啊,怪不得我看你不高兴。”

苏庭其实不是这个意思,但看到原耀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动人模样,他一时间又不太想去解释了。

其实解不解释,都没有太大意义。

而他这时沉吟片刻,最终还是提醒道:“这类抑制剂对身体还是不好,以后还是别打了。”

原耀闻言,不由得微微一愣,而他再抬头,看着苏庭认真的模样,突然就忍不住想逗他一下。

于是这会原耀勾唇一笑,咬了咬勺子,便说了一句俏皮话:“好啊,以后苏专家让我打什么就打什么。”

原耀只是兴之所至,随口调侃一下,结果苏庭却露出些微不自在的神色——这样的原耀,他真的不太习惯。

但想着自己刚才发现的问题,苏庭这会又还是按捺住自己心里的焦躁,低声问:“你当初打的是哪一型的?”

原耀没想到苏庭会这么在意抑制剂的问题,但想来苏庭是搞这方面研究的,可能想通过自己了解一些关于打了抑制剂之后的反应问题,便笑笑道:“三型,时间最长的那种。”

苏庭:……

原耀没料到苏庭脸色突变,一时间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忍不住低声道:“怎么了?三型有问题?”

苏庭被原耀这句话引得回过了神,匆匆摇了摇头,便皱眉谨慎地措辞道:“没有,我只是觉得三型没有前两种型号稳定,副作用也稍大些,你其实没必要打三型。”

原耀知道苏庭是从专业的角度给他建议,不过他真的不在意那些——那么一点副作用,比起渣男带给他的伤害可大多了。

想到这,原耀就顺嘴安慰苏庭道:“其实没关系啦,我是真的被渣男坑怕了,这样反倒自在。”

苏庭闻言下意识微微皱眉:“渣男?”

原耀沉默了一下,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道:“其实没什么大事,说出来估计你也觉得好笑,哎……都是些破事。”

苏庭看着原耀微笑的表情,几次欲言又止,最终他静静叹了口气,道:“既然是这样,你觉得没关系就好。”

原耀终于又笑了笑,咬着叉子道:“嗯。”

·

夜宵吃完,原耀仍是上楼去给苏庭放了水。

而苏庭进了自己的房间,先把门锁上,也没有去拿衣服洗澡,而是直接掏出手机,神色有点严肃地打了一个国际长途。

响了十声之后,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才十分无奈地接了电话。

“大哥,我们有时差啊,你看看现在几点?”

苏庭微微吐出一口气,低声道:“抱歉,但是Jeffrey,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对面似乎也很少见到苏庭这么严肃的时候,一时间却又忘了抱怨,愣了愣,道:“什么事?”

苏庭语气急促地道:“隔壁研究所长效抑制剂出问题的事,现在得到解决了吗?”

对面莫名其妙:“没有啊,你回国之前他们那边不是还关着门吗?”

苏庭:……

“fxxk!”苏庭终于忍不住,低低爆了一句粗口。

对面惊了,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什么:“你国内有熟人打了那个?”

苏庭按了一下发涨的太阳穴,闭眼道:“嗯,还是三型。”

对面短暂的沉默了。

过了许久,那个声音才同情地低声道:“三型打的人少,但是出问题的概率最高啊……”

“我知道。”

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头痛了。

“你现在还瞒着他么?”

“当然。”

“那就好,我提醒你,在没有好的治疗方案出来之前,千万不要跟他讲。Omega的情绪本身就脆弱。之前有几个人到处乱传,结果本来有两个没什么事的Omega,就因为恐慌导致情绪剧烈波动,免疫力降低发了高烧,最后转成肺炎了,真是无妄之灾。所以切记,治疗方案没彻底出来之前千万千万别说啊。”

苏庭喉头微微抽动了一下,最终闭眼低声道:“我知道。”

“不过最好的方法,就是劝你那个熟人暂时找个短期对象标记一下,能上个床更好了。”

苏庭:……

但想到原耀刚刚对他说他之前遇到渣男时的表情,苏庭心头又是一阵紧缩,觉得自己真的没法在这个时候对原耀提这个。

但同事是好心,所以苏庭沉默了两秒,最终道:“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对面哎了一声,道:“放心吧,这事我会尽快跟进的,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案出来我第一时间通知你。你现在负责把他情绪安抚好就行了,再说,万一他打的那针没什么事呢?”

苏庭默默握紧了手机,短暂的沉默了两秒,然后他就真心实意地对着话筒道:“Jeffrey,这次真的谢谢你。”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